桌子驴子和棍子
2021-08-22 浏览18次

桌子驴子和棍子的故事在线听

很久很久以前,一个裁缝养了三个儿子,却只有一头羊。这头羊呢因为他们全都要喝它的奶,所以就必须有好饲料,就每天要牵到外边去吃草。三个儿子轮流做这事。一天,老大把它牵到草再丰美不过的墓地里,让它在那儿尽情地吃啊,跳啊。傍晚,是回家的时候了,小伙子问:“羊啊,你吃饱了吗?”羊回答:

“我吃得很饱,

一片叶子也吃不下了,

咩——咩——”

“那咱们回去吧。”老大说,说着就牵着羊回到圈里,拴了起来。“喏,”老裁缝问,“羊有足够的草料吗?”“噢,”儿子回答,“它可吃饱啦,一片叶子都不想再吃。”父亲呢,却要自己去看个究竟。他来到圈里,摸着心爱的牲口,问:“羊啊,你真吃饱了吗?”羊却回答:

“我吃饱什么哟?

我在荒坡上跳来跳去,

一片草叶也找不着,

咩——咩——”

“岂有此理!岂有此理!’裁缝吼起来,跑回去冲儿子说:“呸,你这个撒谎的家伙,你说羊吃饱了,却让它挨饿!”一怒之下,他从墙上摘下尺子,把儿子打出了家门。

第二天,轮到老二放羊,他在花园的篱笆旁边找到一块草很茂盛的地方,羊在那儿把草吃得一点不剩。傍晚,他想回家了,问羊:“羊啊,你吃饱了吗?”羊回答:

“我吃得很饱,

一片叶子也吃不下了,

咩——咩——”

“那咱们回家去吧。”小伙子说,于是把羊牵到圈里拴起来。“喏,”老裁缝问,“羊吃够草了吗?”“噢,”二儿子回答,“它饱得一片草叶也不想再吃啦。”老裁缝却不相信,又走到圈里问:“羊啊,你真吃饱了吗?”

“我吃饱什么哟?

我在荒坡上跳来跳去,

一片草叶也找不着,

咩——咩——”

“这个坏小子!”裁缝吼起来,“竟让这么温驯的牲口挨饿!”他跑回去,抓起尺子把老二打出了家门。

现在轮到老三放羊。他想把事情做好,就找了一片枝繁叶茂的小丛林,让羊去吃。傍晚,他想回家了,就问:“羊啊,你真吃饱了吗?”羊回答:

“我吃得很饱,

一片叶子也吃不下了,

咩——咩——”

“那咱们回家去。”小伙子说,于是把它牵回圈里拴起来。“喏,”裁缝问,“羊吃够草了吗?”“噢,”老三回答,“它吃得很饱争饱得一片草叶也不想再吃。”裁缝不信,到圈里问:“羊啊,你吃饱了吗?”刁恶的羊却回答:

“我吃饱什么哟?

我在荒坡上跳来跳去,

一片草叶也找不着,

咩——咩——”

“呵,你这个骗子!”裁缝吼起来。“全都一样地坏,一样地不负责任!你们休想再拿我当傻瓜!”他气急败坏,跑回去抓起尺子朝可怜的小伙子背上一阵猛打,老三也只好逃离了家门。

这一来,就剩下了老裁缝和他的羊。第二天早上,他走进圈去,对羊表示了一下爱抚,说:“走,我心爱的小畜牲,我亲自去放你。”他拉住绳子,把羊牵到绿色的篱笆旁,那儿长着蓍草和其它羊爱吃的植物。“这下你可以痛痛快快地吃个够啦!”他对羊说,然后让他在那儿一直放到了晚上。这时他问羊:“羊啊,你吃饱了吗?”羊回答:

“我吃得很饱,

一片叶子也吃不下了,

咩——咩——”

“那就回家去吧。”裁缝说,随即把它牵回圈里拴起来。临走了他再一次转过身来说:“喏,这回你总算吃饱啦!”哪知羊对他也并不客气一点儿,叫道:

“我吃饱什么哟?

我在荒坡上跳来跳去,

一片草叶也找不着,

咩——咩——”

听羊这么说,老裁缝不由得一愣,明白自己毫无道理地赶走了他的三个儿子。“等着吧,”他吼起来,“你这忘恩负义的畜牲,赶你出去还太便宜了你!我要给你打上标记,叫你不敢再到正直的裁缝中间露面!”他三脚两步奔回去取来了刮胡刀,给羊脑袋抹上肥皂,把它剃得跟手掌心似的精精光。他认为尺子对于羊太客气了,就拿来一条鞭子,给它狠狠几鞭,抽得它没命地逃跑了。

裁缝孤零零一个人坐在家里,陷入了深沉的悲痛,他非常希望把儿子们找回来,可谁也不知道他们流落到了哪里。实际上,大儿子去跟一位细木工当了学徒。他学习勤奋而有恒心,满师了要去漫游,师父就送他一张小桌子。这小桌子形状没什么特别,材料也普普通通,可却有一种非凡的本领,你只要把它摆上,说:“小桌子,开饭吧!”这好样儿的桌子立刻便铺上干干净净的台布,摆好了一只盘子和刀叉,还有一满碗一满碗的烧烤美味,还有一大杯亮晶晶的红葡萄酒,叫谁见了都会打心眼儿笑出来。年轻的木工想:“有了这张桌子,你一辈子就够啦!”于是快快活活地周游世界,从不担心饭馆好或不好,饭馆里有没有可吃的东西。他要是高兴,就根本不进饭店,而是随心所欲地要么在田甲里,要么在森林中,要么在草地上,把背在背后的小桌子取下来往面前一摆,说:“开饭吧!”桌上便有了所有他心里想的东西。终于有一天,他产生了回到父亲身边去的渴望,心想:他的怒气该已平了吧!有了这张自动开饭的小桌子,父亲会乐意收留他的。一天傍晚,在回家的途中他走进一家饭店;店里已坐满客人。他们对他表示欢迎,邀请他坐到一块儿去吃喝,说不然他恐怕就什么也难吃到了。“不,”年轻木工回答,“你们本来不多,我哪能再分你们的吃?倒不如我招待你们更好广众人笑起来,以为他是在开玩笑。他呢,却把小桌子摆在店堂中央,说:“小桌子,开饭吧!”一眨眼,桌上已满是精美的食物,连饭店老板也休想拿得出来的。诱人的香味儿直朝客人们的鼻孔里面钻。“请啊,亲爱的朋友们!”木工说。客人们一看真是这么回事儿,就不等第二次邀请,都纷纷围拢来,攥起刀叉,勇敢地开始行动。最令他们惊喜的是,一碗吃光了,立刻又会自动地换上来另外的满满—碗。店老板站在角落上看傻了眼,压根儿不知道该说什么,心里却在嘀咕:“这样个厨子你饭店真用得着哩!”木匠和他的客人一直闹到了深夜,终于躺下来睡觉。小伙子也上了床,他那张宝贝桌子则靠在墙边。只有店老板思来想去不得安宁,突然想起他堆破烂儿的屋子里有张旧桌儿,形状跟那宝贝桌子正好一样,就轻脚轻手地搬了来,把小宝桌给换了。第二天早上,年轻木匠付了住宿费,背起桌子,根本没想到竟是一张假的,又上了路。中午他回到了父亲家里,父亲见着他非常高兴。“喏,我亲爱的孩子,你学到了什么手艺?”他问老大。——“爸爸,我当了细木工。”“唔,好手艺,”老头子说,“可你漫游这么久带回来了什么?”——“爸爸,我带回来的最好的东西,是这张小桌子。”老裁缝从四面八方打量了桌子—通,说:“你这活儿做得可不算怎么样,一张又旧又孬的桌子。”“可它是一张宝桌,”儿子回答,“只要我把它摆上,说一声‘开饭吧’,上面立刻会满是好菜好酒,叫人打心眼儿高兴。尽管去邀请亲戚朋友,让他们来痛痛快快吃喝一顿,小桌子会让他们全都满足的。”客人们到齐了,老大把小桌子摆在屋中央,说:“小桌子,开饭吧!”谁知它毫无动静,跟另外一张不懂人话的桌子一样光溜溜的。这时可怜的木匠才发现,桌子被人换掉了,羞得就像个被揭穿了的说谎者。亲友们嘲笑丁他一通,最后只好空着肚子回去子。父亲搬出他布料来,继续做他的裁缝;儿子呢又离开家,给一位木匠师傅当帮工去厂。

二儿子去到—位磨坊主那里当学徒。学习年限满了,师父对他说,“因为你表现很好,我送你一头特别的毛驴,虽然它不会拉车,不会驮粮袋。”“那它有什么用处呢?”年轻的磨工问。“它会吐金子,”师父回答,”你只要止它站在—块布上,说‘布利克勒布利’,这好牲口就会给你吐出金条来,前后一个样。”“这真太妙啦!”小磨工说,说完道谢了师父,便开始漫游。什么时候需要金子了,他只用对毛驴说“布利克勒布利”,金条就像下雨似地落在地上,他只须花点力气去拣起来。无论走到哪儿,他总要最好的东西,而且越贵越高兴,因为他的钱袋永远是胀鼓鼓的。他在世界上周游了一段时间,终于想:“你该回去看看你父亲啦。你带回去一头金驴子,父亲会忘了气恼,好好待你的。”事有凑巧,他也落进了那家换他哥哥桌子的旅店中。他牵着毛驴进店来,店主想接过牲口去拴住,年轻的磨工却说:“不劳您的驾。我自己牵我这灰毛儿去厩里拴起来,因我得知道它在什么地方。”老板听了觉得挺奇怪,心想一个自己照料毛驴的客人,吃不起多少东西的。哪知陌生人把手往口袋里一伸,就掏出来两条金子,说,只管给他上好吃的来,惊得老板睁大了眼睛,连忙跑去弄来了所能弄到的最好的东西。吃完饭客人问多少钱;老板才不肯客气呢,说还得添几条金子。磨工伸手进口袋,钱正好完了。“等一会儿,老板,”他说,“我去取金子来,可是却带走了桌布。店主莫明其妙,心里很好奇,就偷偷跟上他。客人闩上了厩门,他就凑着门上的树节疤眼儿往里瞅。只见陌生人把桌布铺在毛驴脚下,口里念道:“布利克勒布利!”那畜牲便前吐后屙,雨点一般地落在桌布上的都是亮闪闪的金子。“我的老天!”店主说,“简直像在铸币厂里!这样一个钱袋真不坏!”客人付完账,躺下睡觉了,老板夜里却溜进厩舍,牵走了铸币厂厂长,另外拴了一头驴在原地。第二天一大早,年轻磨工牵着驴上了路,自以为跟着他的还是他那金毛驴呐。

中午他走到了父亲那里。父亲再见到他很高兴,把他迎进了家中。“你当上什么了,你四处漫游,带回了什么东西?”——“只带回来一头毛驴。”“毛驴此地有的是,”父亲说,“我倒宁肯要一头肥壮山羊喽。”“也是,”二儿子回答,“只不过,它并非普通驴子,而是头金驴,我只须说一声‘布利克勒布利,它就会给你吐一大包金子出来。只管把亲戚们全叫来吧,我要使他们都变成富翁。”“这我就满意啦,”裁缝说,“从今后我不用再辛辛苦苦摆弄针线什么的!”说着亲自赶去叫来了亲戚们。等人到齐了,小磨工就腾出一块地方,在地上铺好单子,把毛驴牵进房来。“现在注意了!”他说,随后大叫一声,“布利克勒布利!”哪晓得掉下来的却不是金条。显然,这畜牲压根儿不懂他那一套,因为并非每头驴子都有那么大的能耐。可怜的小磨工拉长了脸,知道自己受骗了,只好求亲戚们原谅,害得他们两手空空地来了又两手空空回去。没有别的法子,老裁缝只好又做起针线来,小伙子只好去替一个磨坊主当帮工。

老三是去跟一位车木师傅当学徒,因为这门手艺挺精巧,他学的时间也最长。这其间,两个哥哥都写信告诉他,他俩的遭遇多么糟糕,在到家前的最后一晚,店老板怎样偷走了他们有求必应的宝贝。现在小车工出师了,要去漫游。因为他表现很好,师父送给他一只口袋,说:“里边有一根棒子。”——“口袋我可以背起来,对我有一些用处,可装根棒子在里边干什么?只会使口袋变沉。”“这我愿意告诉你,”师父说。“要是有谁伤害你,你只须说‘棒子,出来!’棒子立刻就蹦出口袋。到那些人的背上去跳舞,跳得那么带劲儿,叫他八天二夜也不能再动弹,你不说‘棒子,进去!’它绝不停止。”徒弟谢过师父,背上口袋走了。途中,有人威胁他,欺侮他,小车工就说:“棒子,出来!”棒子立刻就跳出口袋,挨个儿地在人们背上敲打,就像给他们外套或短袄拍灰,叫他们脱都脱不赢,它来得那样地神速,还不等一个人闹清怎么回事,他便轮上啦。傍晚时分,年轻的车工走到了两个哥哥受骗的那家旅店。他把背上的口袋放在面前的桌上,开始讲在世界上的奇异见闻。“不错,”他说,“人们是发现了会自动上菜的桌子呀,会吐金子的毛驴呀等等等等,净都是些好东西,给我我不会嫌弃。可是呢,跟我弄来装在这儿我的口袋里的宝贝相比,它们又全都不算什么喽。”店主立刻竖起了耳朵。“那会是什么稀罕物儿呢?”他想。“口袋里肯定装满了宝石吧。我还是得弄到手,合情合理,好事成三嘛!”到了睡觉的时间,客人往长凳上一躺,把口袋枕在了脑袋底下。当店主以为他睡熟了,就溜过去,轻轻地,小心翼翼地扯动那口袋,看能不能拽出来,再换进去另一个袋子。哪知车工早就等着啦,正当店主想要大着胆子猛扯那一下的一忽儿,他大喝一声:“棒子,出来!”棒子立刻蹦出来,飞到店主身上,开始为他舒筋捶背,捶得他大叫饶命。可是他叫得越凶,棒子捶得越快越狠,直捶得他瘫倒在地上。这时车工才说:“你要是不交出自动上菜的桌子和吐金子毛驴来,我就叫它重新开始在你背上跳舞!”‘呵,快别!快别!”他有气无力地央求,“我乐意把一切都交出来,只请你快让这魔棒回袋里去。”小车工回答:“交出来我就饶了你,可当心别弄坏了!”后,他说:“棒子,回去!”,棒子才罢休了。

第二天早上,车工带着自动上菜的桌子和吐金子的毛驴,回到了父亲的家。老裁缝再见着小儿子很高兴,也问他在外乡学了什么手艺。“亲爱的爸爸,”他回答,“我当上了车木工啦。”“这是一门很精巧的手艺,”父亲说,“你漫游各地带回来了什么?”‘一件很贵重的东西,亲爱的爸爸,”小儿子回答,,“一根装在袋里的棒子。”“什么?”父亲惊呼,“一根棒子!这值得吗?哪棵树上你砍不到啊!”——“可这样的棒子不行,爸爸。我只要说:‘棒子,出来!’它马上会蹦出来,与那个对我没安好心的人亲亲热热地跳舞,直跳到他躺在地上,求爹叫娘才罢休。你瞧,这张自动上菜的桌子,这头吐金子的毛驴,那个贼老板从我哥哥们手里偷了去,我就用这根棒子把它们又弄了回来。现在让人去叫两位哥哥,并请所有的亲戚都来吧!我要招待他们吃喝,还给他们袋里装满金子。”老裁缝不怎么相信,可仍然召集来所有的亲戚。年轻车工铺了块布在房间里,把吐金子的毛驴牵进来,对老二说:“喏,亲爱的哥哥,和它讲讲吧!”磨坊帮工就念道:“布利克勒布利!”一眨眼,金块儿已纷纷掉到布上,好像下起了阵雨,直到所有人都拣得多得搬不动了,毛驴才停了下来。(我看你这样子也恨不得去拣一点,不是吗?)随后,老三搬来小桌子,说:“亲爱的大哥,和它讲讲!”老大刚把“小桌子,开饭吧!”说出口,桌上就摆满了精美的饮食。于是大吃大喝起来,那情景是老裁缝在自己家里从未见过的。亲戚们一个个兴高采烈,心满意足,一直玩到了深夜。老裁缝把针、线、尺子和熨斗锁进了柜子,和三个儿子一块儿过着快乐幸福的生活。

那头害得裁缝赶走了自己三个儿子的山羊,它现在又在何处呢?这个嘛,我愿意告诉你。它呀,因为秃了头,害羞,就跑去钻进了一个狐狸洞里。狐狸回家来,看见对面的黑暗中有两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吓得又逃了出去。熊碰见它,见它那么惊慌失措的样子,问:“你怎么啦,狐老弟?瞧你脸色多难看!”“唉,”狐狸回答,“一头恶兽强占了我的窝,用一双火红的眼睛瞪着我!’”咱们把它马上给赶出来!”熊说,说着就一道来到狐狸窝,往里窥探,可是一当它看见那对火红的眼睛,也胆怯起来,它不愿跟这恶兽有任何关系,便撒腿跑了。蜜蜂碰见它,发现它样子不对劲儿,问:“熊,你怎么哭丧着脸,干吗不高兴?”“你倒会说!”熊回答。“狐狸的家里来了头巨眼恶兽,咱们没法赶它出去喽。”蜜蜂说:“我同情你,熊。我虽然是只可怜巴巴的小生物,你们平常根本瞧不起的,但是我相信,我能给你们帮助。”说着它就飞进狐狸窝,落在羊剪得光光的脑袋上,狠狠地蜇它,蜇得羊跳起来,咩咩咩叫着就往外跑,像是疯了一样。眼下再没谁知道,它流浪到了何方。

热门故事